冠军娱网·真实“三八线”:惨战长津湖,抗美援朝最悲壮惨烈的一次战役

作者:匿名 2020-01-11 12:25:32 阅读量:3170

冠军娱网·真实“三八线”:惨战长津湖,抗美援朝最悲壮惨烈的一次战役

冠军娱网,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悲壮惨烈的一次战役,它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宋时轮将军曾评价其“艰苦程度超过了长征”。

◆志愿军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将军。

9兵团仓促入朝

1950年11月5日,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侵朝美军及南朝鲜军赶至清川江以南,极大地鼓舞了中朝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但是,战争形势并未得到根本好转,敌军气焰仍很嚣张。美国虽已明确知道中国出兵朝鲜,但并不改变其占领全朝鲜的既定方针。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骄横地判断,入朝的中国军队总兵力不过3、4万人,在战略上不过是象征性的,战术使用上也仅仅是保护丰满水电站等有限目的,因此决定发起“总攻势”,以美第8集团军在西,第10军在东,以钳形攻势向鸭绿江全线推进,一举消灭在朝鲜境内的全部志愿军和人民军,争取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到11月中旬,联合国军在朝鲜总兵力高达51万人,其中地面部队30万人,位于朝鲜北部第一线的就达22万人,而志愿军首批入朝部队仅步兵6个军18个师,炮兵3个师又1个团,共约23万人,兵力上虽持平,但在装备与火力上悬殊甚大,迫切需要二线部队迅速跟进。

1950年8月,中央军委决定将已解除攻台任务集结在苏南、上海地域的华东军区精锐主力第9兵团北调山东,作为东北边防军的二线部队,以便根据战局发展的需要随时入朝参战。该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副司令员陶勇,下辖3个军:第20军、第26军和第27军。这几个军都是三野的主力部队,英勇无比,久经沙场,战功赫赫。为了更好地适应出国作战需要,华东军区又将第30军88师、89师和第32军94师分别调入这3个军,使各军均下辖4个师,全兵团共12个师15万人。

10月29日,已调至山东的9兵团在曲阜召开团以上干部入朝作战动员大会,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到会亲自做了动员报告。此时,朝鲜战场上第一次战役正在进行。11月3日,中央军委命令9兵团率20军、26军(27军已于11月1日启程北上)立即开赴东北梅河口集结,进行短期整训后准备入朝。朝鲜战场上,东线美第10军继续北进,陆战1师向古土里攻击前进,南朝鲜军首都师进占东海岸之吉州、明川。

11月6日,行进途中的9兵团接中央军委急令,改变在东北进行短期整训再入朝的原定计划,火速从辑安、临江直接入朝,投入东线作战。除第27军已奉前令改道安东,来不及转向外,兵团改令第20军为前卫,立即入朝。当天第20军刚到沈阳车站,奉军委命令前来检查部队入朝准备的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见到该军官兵士气高昂,但身着却是华东地区的薄棉衣,大为震惊,立即找到正在指挥部队运输的20军副军长廖政国,警告说:“你们这样入朝,别说打仗了,冻都把你们冻死了!”要求紧急停车两小时以便从东北军区部队中调集厚棉衣和棉帽,但是军情十万火急,20军的58、59、89师基本都没有停车而直接开往朝鲜江界,只有军直属部队和后卫的60师在短暂的停车间隙里得到为数寥寥的厚棉衣和棉帽。原来入朝参战所需冬季装备和物资已集中到预定整训地区沈阳、梅河口一带,由于部队直接开赴朝鲜,未做停歇,根本来不及转运物资,致使9兵团仍穿着华东地区的冬装就仓促进入了高寒地区的朝鲜北部,缺乏在高寒地区的作战经验和生活经验,同时对战区的气候、地形了解也不足,为9兵团在战役期间蒙受不应有的巨大损失埋下了伏笔。

11月11日,20军已由辑安全部入朝。12日,由安东入朝的27军折返临江,和20军一样几乎没作停留便跨过鸭绿江。11月19日,26军亦由临江入朝。此时,20军和27军分别到达以南兴洞和越上庄为中心的集结地域,开始进行战前准备。26军因运力不足,暂留厚昌、江口地区作为9兵团预备队。对于志愿军9兵团15万大军冒着零下30度严寒,隐蔽开进东线战场,美军毫无察觉,战后称此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

分割包围美陆战1师

11月24日,联合国军“总攻势”正式开始,在东线,美第10军指挥美陆战第1师、美步兵第7师、第3师沿咸兴、长津公路向北进犯,企图迂回江界,威胁我军西线主力侧翼,以配合西线敌主要集团进攻。为彻底粉碎敌之进攻,志愿军于11月25日发起第二次战役,位于东线的第9兵团奉命歼灭美第10军进至长津湖的敌人。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形成,最后注入鸭绿江。该地区山高路窄,林木繁盛,人烟寥落,战场环境非常险恶。

侵入这一地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是东线“联合国军”的主角,其前身最早是组建于1775年的海军陆战队第1连,是陆战队中历史最为悠久的部队,曾入侵和驻扎过中国。该师在1941年2月正式建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场上表现非常出色,因辉煌战绩与顽强斗志在美军中第一个荣获以总统名义颁发的“优异部队”奖。朝鲜战争爆发后,陆战1师作为麦克阿瑟手中最可器重的王牌部队,参加了著名的仁川登陆。

长津湖战役时,陆战1师下辖陆战第1、5、7团,第11炮兵团以及坦克营和工兵营等支援部队,总兵力约2.5万人。师长史密斯少将,作战经验丰富,对后方补给安全非常重视。全师重武器约85辆坦克、18门155榴弹炮、54门105榴弹炮、153门大、中口径迫击炮及36门75战防炮,此外还能随时得到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的空中支援。与志愿军忍饥受冻相比,更显优势的是美军单兵被服装具非常完善,士兵均配发羊毛内衣、毛衣、毛裤、带帽防寒服、防雨登山服以及鸭绒睡袋。战地伙食亦非常丰富,著名的c类口粮是随身携带的可以不经加热即可使用的野战食品,可以完全保障一个人在大运动量情况下的热量补充。

志愿军9兵团决心抓住敌人兵力分散,尚未发现我军集结的有利时机,首先歼灭美陆战1师两个团于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之间地区,得手后再歼美步兵7师和陆战1师敢于北上增援的部队。决定以20军59师攻击柳潭里以南的德洞山口,切断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联系,并从南面攻击柳潭里;58师从东、南、西三面攻击下碣隅里;60师从古土里以北出击,切断古土里与下碣隅里道路,从北面攻击古土里;89师主力在柳潭里以西作为预备队。27军79师从北面攻击柳潭里;80师和81师一个团攻击新兴里;81师主力两个团则在赴战湖地区展开,对该地区的美军第7师一部进行警戒,掩护军的侧翼。

11月27日,长津湖地区普降大雪,气温降到零下30度,9兵团20军和27军(欠第94师,尚在后方)共约8万人,以惊人的毅力克服缺衣少食的困难,悄然进入攻击位置。当日24时,在漫天飞雪中,9兵团按照预定部署开始猛烈地攻击。美军几乎毫无防备,在突然遭袭下,慌忙抵抗。到底是美军王牌部队,训练有素,慌而不乱,迅速以坦克构成环行防御,以待后援。志愿军经一夜艰苦战斗,至28日拂晓,终将一字长蛇似的美陆战第1师及步兵第7师一部分割为五段,包围了下碣隅里、新兴里、柳潭里、古土里的美军,为各个歼敌创造了有利局面。

血战下碣隅里

下碣隅里是长津湖最南端的一个小镇,有通往新兴里、柳潭里的公路,它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四周是坡度平缓的丘陵。东北方向有一片绵延起伏的山地,主峰为1071.1高地,也称东山,可俯视整个小镇。

11月19日,美陆战1师到达这里,师长史密斯没有率部急速北进,而是就地紧张施工,修建简易机场,设置师前进指挥部和后勤补给基地,储存了大量补给物资,并建起坚固的环形防御阵地,以支持前出到新兴里的美步兵第7师第31加强团和前出到柳潭里的陆战第5团和第7团,这一态势对美军的进攻和退却都十分有利。

下碣隅里的战术地位非常重要,拿下并关闭这扇大门,长津湖地区的美军就无逃生之路。11月27日夜24时,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和174团徒涉长津江,28日凌晨3时攻占富盛里、上坪里,切断公路,与长津江西侧的173团对下碣隅里形成合围之势。友邻60师在古土里以西展开,切断下碣隅里至古土里的公路,并以小部队向美军作战斗侦察。

28日白天的下碣隅里一片寂静,天将黑时飘起了雪花。美军陆战第7团2营两次沿下碣隅里至柳潭里的公路北进,均被击退。陆战1团3营南进,企图打通与古土里的联系也未成功。当日20时,我58师开始侦察性的试探攻击,以查明美军阵地的薄弱环节。随后开始了持续30分钟的火力准备。最后一发炮弹落地,军号响起,该师173团从南、西,172团从东,同时发起攻击,174团为预备队。美军坦克炮、迫击炮、火箭筒和轻重机枪以远近、轻重配置,形成绵密的防御火网,在阵地前形成一片死亡地带。但我志愿军将士迎着密集的弹雨,毫无惧色地突破防线,甚至插到下碣隅里纵深的机场。

长津江东的172团先攻占上碣隅里,而后继续向下碣隅里方向发展,被敌人密集火力所阻,即转向攻击东山。战士们在弥漫的风雪中摸上东山,连续夺取了3个山头,配合正面部队攻占了1071.1高地主峰及其西南小高岭。这两处高地对敌威胁极大,6连1排在排长赵海根的率领下,坚守小高岭阵地,连续击退美军6次进攻,以伤亡30人的代价,消灭美军近百人,战后荣立集体一等功。当晚,20军著名战斗英雄、172团3连连长杨根思率该连第3排换下6连1排,加固工事,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战斗。29日拂晓,172团完全控制了下碣隅里以东的山地。

长津江西的173团也于28日晚22时攻入下碣隅里以西外围村落京下里,与美陆战1师坦克营展开激战,因地形开阔,遭敌坦克反击,伤亡很大,未能攻占。攻击飞机场的部队,也被敌人的猛烈火力阻于铁丝网外的开阔地。174团攻击岛内里时,也因敌兵力过大而未得手。战至29日拂晓,因我步兵轻武器无力压制美军大量坦克和大口径火炮组成的火网,伤亡重大,攻击受挫,部队无力再向下碣隅里镇中发展攻势,使被围美军得到喘息。

这一夜激战,58师歼敌800余人,同时也查清了敌兵力已由1个营增加到3个陆战营、1个炮兵营和1个坦克营大部。据此,58师命令各团积极巩固已得阵地,防敌反扑。

◆志愿军在长津湖隐蔽前进。

29日天亮之后,美军开始反扑。首当其冲的是东山小高岭阵地,美军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发起攻击,规模逐次增大,但都被杨根思带领的3排击退。10时许,更大规模的攻击开始了,地面炮火轰击,空中敌机多批次轰炸扫射,炮弹、炸弹和凝固汽油弹把东山烧成一片火海。我172团9连坚守1071.1高地主峰的战士仅余30人,且人人带伤,仍在火海中坚守阵地。与此同时,扼守小高岭阵地的3连3排已打退美军数倍于我的8次进攻,全排也伤亡惨重,弹药耗尽,阵地上只剩下杨根思和两名伤员。未待团增援分队赶到,敌第9次进攻已经开始。在这危急关头,杨根思和两名战士打完所有的手榴弹和枪弹。面对蜂拥而上的美军士兵,杨根思抱起一个5公斤的炸药包,毅然冲向敌阵,拉响导火索,与敌人同归于尽!他以鲜血和生命实现了“人在阵地在”的诺言。1952年5月,志愿军总部为其追记特等功,同时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并将172团1营3连命名为“杨根思连”。1953年6月,朝鲜政府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

29日这一天,172团各连在美军地面、空中火力封锁之下,失去和师、团指挥部的联系,没有任何补给和支援,仍奋勇搏杀,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守住了关键的东山。志愿军对下碣隅里的凌厉攻势极大地震动了美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他下令古土里美军迅速增援下碣隅里。该处美军临时组织了一支近千人的特遣支队,在北援过程中,该支队遭到了我20军60师的层层阻击和伏击,最后仅有400人进入下碣隅里。

30日,9兵团电令58师坚决攻歼下碣隅里之敌,并以友邻27军2个团自北向南攻击水曲里,以1个团抢占长津桥配合作战。58师受领任务后,师长黄朝天将全师可战兵力合并组成12个连,以江东部队依托东山进行主要突击,以江西部队佯攻京下里、岛内里。当日22时50分,战斗发起。江东部队战至12月1日1时,突破敌前沿阵地,击溃敌反击后,迅速越过公路向西发展。进入纵深战斗时,遭到敌坦克群阻击,指战员们凭借手中轻武器,与敌坦克展开激战,终因伤亡过大被阻。江西部队攻击京下里及飞机场时,亦被敌坦克火力所阻,几次破击坦克未成,弹药、炸药耗尽。友邻27军因有攻击新兴里之敌的任务,无法继续配合作战。拂晓时分,58师奉命撤出战斗,扼守原有阵地。

在58师和60师分别在下碣隅里和古土里打响时,59师也在28日拂晓攻占了死鹰岭、西兴里地区,切断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联系,坚决阻敌增援和突围。战至12月3日,柳潭里、困水里突围之敌在下碣隅里之敌的接应下,猛攻我死鹰岭阵地。当日15时,我阻击部队弹药耗尽,冻饿伤亡很大,阵地被敌突破,敌侥幸夺路东逃,与下碣隅里之敌会合。

集结在下碣隅里的敌人越来越多,几近万人,单靠20军58师已无法攻歼。9兵团命令该师将任务交给即将赶来参战的第26军,与60师一起进至古土里、黄草岭地区,用5至7天时间,阻敌南逃北援,守住最后一道闸门。这时,从下碣隅里东北的新兴里战场,传来了友邻27军歼灭美步兵第7师31团的重大胜利的消息。

新兴里力擒北极熊

新兴里位于丰流里江入湖口南岸,南高北低,东西狭长。村北地势平坦且有窄轨铁路和公路,村西滨湖,地形狭窄,不便于大部队展开。村南主峰、1221高地、1239高地三座山峰呈三足鼎立之势,为新兴里到下碣隅里公路之咽喉。

侵入这一地区的是美军步兵第7师先头部队第31团团部和第3营、第32团1营和配属的师第57野战炮兵营及31团重迫击炮连和坦克连,统归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指挥,担负在长津湖东岸的进攻任务。该团历史较老,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入侵俄国西伯利亚战功显赫而荣获“北极熊团”称号。战斗打响时,美军大致部署为:32团1营前伸至新兴里西北5公里之内洞峙,31团团部在新兴里以南约6公里的后浦,31团第3营和57野战炮兵营刚刚到达新兴里,正准备宿营过夜,警戒疏忽,配置缝隙大,极利我割裂合围歼灭。

11月27日子夜,按照志愿军9兵团和27军的命令,第80师配属81师242团,在27军副军长兼80师师长詹大南统一指挥下,突然向新兴里地区之敌发起了进攻。经过一夜激战,238团攻占了新兴里以北、以东一线高地;239团攻占新兴里以南1455和1100高地,并曾一度攻入新兴里村内;240团夺取了内洞峙东北、正北和西北一线高地;242团攻占新兴里以南的1221高地、高峰和新岱里,完成了对新兴里及内洞峙地区美军的合围。在战斗中,239团2营4连冲杀在前,以果敢动作在1200高地歼灭睡在帐篷内之敌1个排,而后乘敌不备,迅速冲入美31团第3营营部,将其捣毁。拂晓前夕,该连又突袭美军57炮兵营a连火炮阵地,缴获了4门105毫米榴弹炮,出色完成了穿插敌纵深的任务。战后,该连被27军授予“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称号。

28日天亮时,新兴里周围的高地,几乎全被志愿军所控制,虽未能按预期计划全歼敌人,但已将美军合围压缩在新兴里、内洞峙之狭小地域内,陷敌于不利态势。当日6时,被打散的美军集结起来向分散的志愿军开始了反击,而80师由于指挥上存有麻痹轻敌思想,未能认真查明敌情,乘敌混乱之际发展胜利,误认为新兴里已基本被歼,准备天明清扫战场,致遭敌反冲击后退出村落。7时10分,由后浦来援之敌以12辆坦克进至1221高地东南公路,被我242团3营拦阻,战至16时,敌坦克被我步兵防坦克歼击小组以炸药击毁4辆,余者窜回,敌解围企图未逞。美31团团长麦克莱恩也率指挥所进入内洞峙与美32团1营会合。经一昼夜战斗,80师步兵伤亡减员达1/3。部队除吃干粮与吞雪外,均未得热饭热水,弹药仅补充到少许子弹和手榴弹。

28日晚,27军命令80师继续对新兴里、内洞峙之敌进攻,238团和239团苦战一夜,曾数度多路突入村内,但因缺乏有效通信手段,各自为战,且受敌步兵火力和自行高射炮及四联高射机枪等重火力狂扫,又付出重大代价。29日拂晓,27军首长见不能全歼该敌,遂令停止攻击。240团进攻内洞峙也进展不大,但在29日凌晨4时,美32团1营残部惧怕被歼,丢弃榴弹炮4门和300具尸体,突破240团3营阵地,逃向新兴里。途中,美31团团长麦克莱恩被志愿军击毙。5时,240团占领内洞峙及其东南阵地。

◆志愿军在零下30度的严寒中攻击美军。

新兴里战斗打了两天两夜,仍无进展,80师步兵伤亡及冻伤减员总数已逾2/3,损失最重的239团合并建制,只能编成3个步兵连,238团也缩减合并为6个步兵连(每连只有4至6个步兵班),240团情况稍好。根据俘供,终于查明该地区美军兵力约4个营,超过战前估计。军首长决心调81师(欠243团)会同80师共5个步兵团,坚决消灭新兴里之敌,并由81师首长统一指挥。29日、30日两天,我军各团加紧准备工作,而新兴里之敌虽得到大批空投弹药和物资,但志愿军接连打退由泗水里、后浦之敌数次增援,致使守军渐趋绝望。

30日晚,经15分钟炮火急袭,我攻击各团于23时再次发起冲击。至12月1日拂晓前,先后突破敌前沿,并占领几处房屋。但在敌阵地内,仍遭凶猛强大火力拦阻杀伤,无甚进展,尤其241团2、3营沿窄轨铁路两侧以密集纵长的队形向敌冲击,被敌自行高炮横扫,一夜中3个步兵连失去战斗力。天明后,敌被压缩于更狭小的地域。27军首长下定决心,白天也要打,不消灭“北极熊”誓不罢手!是日,新兴里之敌因经我连续围攻,伤亡惨重,外援无望,即将被歼,乃于11时在飞机40余架次掩护下向我241团阵地猛烈突围,该团未能堵住敌人,阵地为敌突破。一直在1221高地及公路以东一线担负阻援任务的242团3营见状,立即展开火力向突围之敌密集队形猛烈射击,阻敌南窜。该团2营及80师各团,分别依托公路东之有利地形,由敌侧方、后尾和正面猛烈冲击,将敌大部歼灭于新兴里地域。让人无比痛惜的是,242团5连奉命在美军撤退途中设伏。当战斗打响后,却无人站起来冲锋。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战士,全部冻死在简易的掩体中。这些顽强的士兵在连续几个昼夜零下30度的严寒中,没有一点热食进口,依旧静静地埋伏在冰冷的雪地里。

新兴里残敌一部约200余人拼死突破我1221高地,沿长津湖边南逃。残敌另一部约400余人则沿公路西窜,被我242团1营截住全歼于后浦以北洼地。至12月2日4时,新兴里战斗乃告结束。239团3营在打扫战场时,将美步兵第31团“北极熊”团旗缴获,后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新兴里战斗,志愿军第27军歼灭美步兵第7师31团和第32团1个营共计3191人(美军资料称伤亡1700余人),击毙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创造了抗美援朝作战史上志愿军成团建制歼灭美军唯一战例。

26军赶到前线

12月1日,东线美军全线后撤的迹象已十分明显,9兵团决心全力以赴,组织一切力量,围追堵截,攻击长津湖地区之敌。2日14时,9兵团命令预备队第26军迅速南下接替20军对下碣隅里的攻击,得手后再南下直取咸兴。

26军军长张仁初,政委李耀文,除留第78师于厚昌江口以东地区保证我作战侧后安全外,率领第76师、77师、88师由中江镇南下,直指下碣隅里。当时,由于部队距离攻击出发位置均在100—150里之外,道路通行状况差,加之天降大雪,气候寒冷,除第76师在4日拂晓前到达指定位置并接替20军58师防务外,77师和88师迟至6日才赶到。

12月3日,在下碣隅里收拢的美军已超过1万人,另有英国第41特遣队125人和少量南朝鲜警察。而周围则有志愿军的10个师,并已炸毁了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公路上的所有桥梁。为了突出重围撤至海边,美军c-47运输机利用下碣隅里的简易机场,抓紧时间空运伤员。从12月1日至6日,共运走伤员4468人,同时运来大批弹药、燃料、食品等补给和500多名伤愈归队的陆战1师官兵,加上以前在下碣隅里储存的物资,已基本可以保证撤退之需要。12月5日晚,美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对部队进行了整编,组成陆战5团战斗群和陆战7团战斗群,准备在大量航空兵的火力支援下向古土里突围撤退。

美军十分清楚东山对后撤的意义,新一轮的争夺又开始了。12月6日清晨,美陆战5团向东山发起攻击,4个多小时的狂轰滥炸,14时美军终于夺取了东山。随后美军的突围开始了,但一出下碣隅里就遭到志愿军的火力阻拦。日落时分美军仅仅前进了7公里。天刚黑,26军就开始向东山反击。但在以坦克、迫击炮等重火器形成的绵密火力网前,首次反击没有得手。26军迅速调整部署,于7日凌晨2时,全线发起了更猛烈的总攻,不仅是对东山,而且对下碣隅里四面同时猛攻!公路上正在南撤的美陆战7团在26军的竭力阻击下,几乎是停滞不前。该团一路走一路打,甚至还与志愿军展开过白刃格斗,这在美军中是少见的。直到12月7日清晨5时,下碣隅里突围的先头部队才进入古土里,这段18公里的路程美军竟花了23个小时。当日10时,在下碣隅里殿后的美陆战5团与工兵小队进行破坏爆炸后,也撤向古土里,26军88师阵地遭敌突破,77师虽发现敌已南逃,但未能组织出击,而76师因部队距离太远,出击也较迟,致使美陆战5团得以从容逃逸。战后,88师因执行命令不坚决、阻击不力、放敌逃跑受到9兵团严肃批评。

◆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宋时轮(中)在长津湖前线视察。

12月8日晨,美陆战1师放弃古土里,继续南逃,同时命令在古土里以南11公里处的真兴里守军——最精锐的陆战1团1营北上接应。该营建制完整,战斗力非常强,与我在黄草岭1081高地阻击的20军60师180团展开激战。8日夜间,气温急剧下降到零下40度。9日天亮,当美军士兵呐喊着冲上阵地时,发现坚守1081高地的志愿军180团1营2连因为昨夜的严寒全部冻僵在阵地上!陆战1师撤退途中,利用空投的架桥钢梁和木制构件,修复了被志愿军炸毁三次的水门桥,顺利摆脱了最后的险境,经真兴里、五老里撤向兴南港。

为完成9兵团赋予的作战任务,26军决心继续追击,围歼古土里南逃之敌。急调后方的78师主力并指挥第88师264团执行追歼任务,其余部队休整两天后跟进。11日晚至12日拂晓,78师抵达真兴里,13日抵达金星洞、龙岩一线。当夜该师224团向池唐180高地守敌攻击,进展顺利,迫敌混乱撤退。但由于我前沿营指挥员误认为敌在调整部署,要对我实施迂回包围,师团接到战况后攻歼决心受到影响。此后,敌防御外围部队采取日伸夜缩战术,我难以捕捉战机,加之力量不够集中,始终未能对敌形成威胁。14日拂晓撤出战斗,仅歼敌百余人,敌趁机逃走。

12月17日,27军尾敌追击进占咸兴,19日又进占连浦,兵锋直逼兴南。美军在兴南港外以海空火力严密封锁,我追击部队连续作战,伤亡巨大,疲惫不堪,无力突破。12月24日14时,最后一艘美国军舰撤离。25日拂晓,27军进入兴南港,第二次战役至此结束。

冰血凝铸的军魂

长津湖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作为中国军队中的精锐之师,与世界上最强大国家中战斗力最强的对手浴血奋战,用血肉之躯对抗钢铁洪流,最终给予美王牌部队陆战1师以沉重打击,共歼美、英、韩部队13916人,配合西线我军打垮了敌之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美军统计战斗伤亡近7000人,其中阵亡及失踪约为2500人,另有冻伤减员约7300人,其中冻死者为数极少。在志愿军获得巨大战果的同时,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减员特别严重,元气大伤。据史料记载,第9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合计48156人。

该战役志愿军除在兵力上占优势外,其余方面如武器装备、后勤保障、通信联络等均与敌差距甚大,战役期间,连降大雪,平均气温在零下27度左右,最低达零下40度,雪积数尺,江河道路冰冻。9兵团指战员衣着单薄,粮弹缺乏,后勤补给困难,有的部队一两天只能吃上一顿结冰的高粱米,体质严重下降,出现了我军历史上最严重的冻伤减员,达28954人。在冻伤减员中,直接冻死1000余人,冻伤后救治无效又致亡者3000余人。

美陆战1师在拥有远比志愿军完备的御寒装备的情况下,仍然有7300人冻伤,可见当时作战之艰难。虽然诸多客观条件对9兵团极端不利,但9兵团依然体现了主力部队的优异素质,坚决执行中央军委战前部署,作风十分硬朗,以坚强的作战意志和大无畏的精神前赴后继,不惜一切代价对敌人发起进攻,其英勇顽强也赢得了对手的敬重。

1950年12月17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致电志愿军总部并9兵团,称“此次东线作战,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由于气候寒冷、给养缺乏及战斗激烈,减员达4万人之多,中央对此极为怀念”。

回首60年前的这一场严寒中的鏖战,志愿军将士无以伦比的忍耐力和坚强意志,震天撼地,用冰血凝铸成永远不灭的军魂。长津湖战役对交战双方的影响是巨大的,志愿军已经开始认识到在思维方式和作战组织上还不能完全适应现代化战争的要求,面对拥有强大火力和机动力并能及时得到空中支援及充分的后勤保障的美军,解放战争中一次解决敌5、6个师的歼敌方式已不能有效实施,特别后勤供应中的教训,成为影响作战的最主要因素。

长津湖战役双方参战的主要部队目前都予以保留,志愿军9兵团第20军、26军、27军在以后的征程中,历经整编,始终保留,现为我军3个集团军。美陆战第1师也一直作为美军的中坚力量保存,成为插手国际事务的急先锋。美国好莱坞电影公司对这场经典之战非常重视,准备投资1.3亿美元,在今年拍摄3d大片《朝鲜战争》,主要题材就是长津湖战役。(2010年9期)

最热新闻